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超维术士 > 第2435节 将至

第2435节 将至

“有**什么办法,可以稳定住坎特大人所在地的空间波动?”

说话的是安格尔,他抬起头看向高空夜色弥漫处。此时已经看不到坎特的身影,只能隐约看到浓重的夜色,宛如波涛汹涌的浪潮般,不停的浮动着。

这些夜色看上去和周围的天穹合而为一,但实际上,它并不是真正的“夜幕”,而是坎特的能力。

如此庞大的夜幕,代表了无以计数的魔力输出,也意味着天空之上已经变成了能量肆虐之地。

想要靠近坎特,必须要经历被“夜幕”包围的过程,中途还要抵御果实的吸引力,这基本不可能做到。

但如果能压制那里的空间波动,或许可以无视夜幕,在坎特身边直接打开空幻之门,将他拉过来。

“远距离去稳定某处空间波动,这很难。”尼斯猜出了安格尔的意图,沉思片刻道:“但也不是完全**办法。”

安格尔看向尼斯,等待他的说辞。

尼斯:“找一个空间系巫师,他们应该可以做到。”

虽然尼斯**见过空间系巫师远距离稳定某处空间波动,但他见识过空间系巫师的“时空**”,这是一种远程布置空间陷阱的术法。既然能在远处布置空间陷阱,那么在远处平复空间波动也应该能办到。

“当然,也不一定必须是空间系巫师,如果对方领悟了空间脉络,那应该也可以做到在一定距离外,操控远处的空间。”

尼斯说的很轻巧,但据安格尔了解,领悟空间脉络的人,估计比空间系巫师还要稀少。

安格尔:“还有其他办法吗?”

尼斯:“找到一个对空间夹层有一定认知,且懂得空间仪轨的真知巫师。”

这个方法的本质,其实就是在其他空间夹层里,去靠近坎特所在的现实世界坐标,当夹层所对应的坐标与现实世界坐标重合之后,真知巫师可以通过自身的能力,在一定程度上,影响到现实世界。

因为隔着一整个夹层空间,想要强干涉现实世界,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最后想要稳定空间波动,就只能用比较“玄学”的仪轨。

这种方法,比起第一种方法来说,要更苛刻一点。

因为开启空间夹层,需要消耗一份位面夹道的材料,价格十分昂贵。

就算开启了空间夹层,还需要对方是真知巫师。

所谓真知,便是有了自身的路,不会被繁冗的信息动摇既定的心念。这让真知巫师可以在无尽的虚空夹层中,保持心念唯一,不至于迷失自我。

这个真知巫师还必须了解空间夹层,还懂得布置稳定空间的仪轨,这限制就更大了。必须是那种阅历丰富,底蕴深厚的真知巫师,才有可能达到。

像是苏弥世这种新晋真知巫师,肯定就没办法。因为,苏弥世其实也是穷鬼,他使用位面夹道的次数,估计也没几次,他想要对空间夹层有更深刻的认识,起码位面夹道使用次数要成百上千吧......

尼斯:“办法肯定还有很多,但目前我能想到的,就只有这两种办法。”

尼斯说话间,心灵系带中传来了费罗的声音。

“果实的吸引力是不是在增强?”费罗问道。

安格尔:“**。”因为有域场作为参照物,他能很快判定吸引力的强度问题。

费罗咕哝一声:“**增强?那就奇怪了。”

尼斯:“你们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吗?

费罗:“我们发现,海兽的招引范围变大了。我们之前以一圈弧形礁岩化界,在弧形礁岩之外的海兽,基本**受到果实的影响,但现在,就连弧形礁岩外的海兽,也已经在朝着果实方向前进。”

这意味着,果实吸引海兽的范围明显扩大了!

“我想,或许果实有一些意志?它发现成熟的速度变慢了,所以开始有意识的加大对海兽的牵引力?”费罗猜测道。

“不管情况如何,你们那边必须要尽快想出办法,实在不行,就趁着现在还能顶住时,去请求外援。”

费罗话毕,又开始和x3四处去驱离海兽。

安格尔和尼斯则是互觑了一眼,表情微微有些沉凝。

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,吸引海兽的范围扩大,也意味着x3号需要更加频繁的驱逐海兽。

现在或许**问题,但是当范围扩大到一定程度时,x3估计也无法完全顾得上了,而且还有一个需要考虑到的,便是x3的极限,她使用能力肯定也会有所消耗,不可能一直处于能力全开的地步,所以很有可能,范围还**扩大到极限,x3自己就撑不住了。

一阵沉默后,安格尔看向不远处一直保持冷眼旁观的执察者。

“大人,果实是有意识的吗?”

执察者:“海兽响应的范围扩大了?”

安格尔点点头。

“果实有**意识,我并不知道。但果实目前的寄体,是肯定有意识的。”执察者所指的正是03号。

如果真的是03号在帮助神秘果实成熟,那的确有可能发现端倪,主动增强海兽的吸引力。

尼斯看向安格尔:“时间已经不多了,现在情况还是不明朗。以我们自己的能力,肯定很难唤醒如夜阁下。还是按照费罗所说的那般,去请外援吧。”

“而且,我刚才所说的两种办法,也只有外援能达成。”

安格尔想了想觉得也对,现在x3还能坚持,他们有机会请外援来,但再拖下去,就不一定有时间了。

安格尔将思绪沉入权能树中,数秒后,睁开眼道:“我还要维护域场,你去吧。对了,我导师在线上,你可以联系他。”

尼斯飞快的点点头,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单片眼镜戴上,然后拿出一张悬空的飞毯躺了上去,很快便沉入了梦乡。

另一边,见证了这一幕的执察者,只觉得脑袋上全是问号。

这是什么操作?

不是要联系外援吗,怎么突然就睡过去了?而且,安格尔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?

这是一出谐剧吗?

执察者虽然一直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远处的果实上,用以观测与评估;但他也分了一部分注意在安格尔与尼斯身上。

他们的对谈,执察者都听得一清二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