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:危机

“小蠢货,等会啊!”商羽将外衫褪下,罩在眼神凌冽的小白痴头上,伏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闭上眼睛,小孩子不能看血腥暴力的画面。”

说罢众狼咆哮着扑了上来,商羽一向不正经的脸色也少有的严肃起来。他将白笈儿护在身后,黑发飞扬,红袖似残阳。

“我等竟不知这迷雾林什么时候成了狼族的天下,多有冒犯,狼王当真要赶尽杀绝?”商羽说着,在手中暗暗凝聚疾风。

卿斐逸眼神依旧平淡,“上神莫怪,只是我族负责这西荒边界的安全,而最近妖兽频发,不得不小心谨慎......”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商羽身后的白笈儿,发现她也正在看着自己,眼中满满的防备,不由得嗤笑一声。

“若是上神愿意交出那个可疑的雌性,孤自是不愿大动干戈。”卿斐逸铁了心要带走白笈儿,从这个雌性进入迷雾林,种种举动十分怪异,而且身份不明,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能放过一个。

白笈儿再次翻了个白眼,但是商羽的外衫遮住了她的面容和脸上的表情,让人看不真切。

“这么说狼王是决定撕破脸皮了?”商羽眼神锐利,指尖的风渐渐猛烈起来。

卿斐逸语气强硬,“孤说了,交出那个雌性。”

“那就休怪本尊不客气了。”商羽红袖狂舞,劲风猛烈地刮向周围的狼群,刚刚扑上来的一波被掀翻在地,剩下的似乎有些惧怕。流着涎水的狼牙在月光下闪着惊心动魄的寒光,那锋利的程度堪比白笈儿贴身存放的瑞士军刀。

卿斐逸眸色冷了下来,“活捉那个雌性,我狼族的勇士们。”

于是周围的野狼开始了疯狂地进攻,商羽打退了一波又来一波,那场面像极了植物大战僵尸。

白笈儿看着身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狼群,冰冷的目光穿过头上的红杉向箭矢一般射向远处的卿斐逸,没想到这个少年长得人模人样干出来的事却跟野兽没什么区别,不对,这货本来就是兽类。

看着一头邀功狼向自己扑来,白笈儿抽出腰间的军刀就是一下。

“本来不想杀生,看来晚饭有着落了。”她用商羽的外衫蒙住面容,在脑后打了一个利落的结,手中的刀锋上鲜血缓缓滴落在衣襟上,开出了一朵极其妖艳的血花。

“哎我说那个白毛狼,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姑奶奶是妖兽,在说我进这片林子吃你家大米了么?这哪儿写着你的名字了?还是你撒了泡尿证明这是你的地盘?有毛病吧。”

白笈儿骂完后看着卿斐逸精彩的脸色,感觉很出气,刀锋一侧,划过了野狼的喉咙。

“小蠢货,别帮倒忙啊,就你那两下子。”商羽和白笈儿背靠背,盯着周围不敢上前的狼群。

“你才蠢,你全家都蠢。”这时候还不忘斗两句嘴,白笈儿觉得自己也是没谁了,看向狼群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挑衅,“有本事......一起上。”

商羽快被呛到吐血,“孩子你脑子没毛病吧,单挑都费劲。”说着被白笈儿一脚踹到前线,“废话个什么,去吧皮卡丘!”

“丘你妹啊!”商羽惨叫着折了一根芦苇,暂且当做武器御敌。广袖一甩,平地狂风起。

那个死人妖虽然可以暂且打退狼群的攻势,但也只是能敌一时,被风吹起的狼摔死的几率几乎为零,待休养过后又可以上来作妖,所以......

她将刀扔向半空耍了个刀花,对准被风吹起的狼划过咽喉。

斩草,必除根!

一刀致命,才是以孤敌众的关键,而且要快。

“那个雌性好可怕,她,她把桑基弄死了。”

“这也太彪悍了吧!”

“我们还要不要上?”

“只要抓到她可以得到王上的厚赏,还可以在部落里扬眉吐气!”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