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9、改换

皇后娘娘心情大悦,说:“好,好,你这小姑娘还真会说话。”清浅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,说:“皇后娘娘谬赞了。”皇后娘娘又说:“哎,你这孩子这么懂得说话,想来不管到了哪儿都能过得好好的。”

虽然皇后这话似乎真的单纯只是夸奖清浅,但是清浅早在南瑶儿找她帮忙的时候就在心中种下了怀疑的种子,也隐隐有了些猜测。那么,皇后这话听在清浅的儿里可就不只是那么简单了,背后必定有阴谋。皇后娘娘可是南瑶儿的生母,又是把南瑶儿宠到心尖儿上的,南瑶儿不愿意嫁,那皇后娘娘肯定会帮她想办法的。清浅就知道,南瑶儿既然找她,那准没好事。

果然,一旁皇帝笑呵呵地看着她,说:“清浅,你可真是个好孩子,那,现在国家有一件麻烦的事,不知你可愿帮忙?”

清浅面上很恭敬:“当然了。自皇上您封小女做了公主,在我苏家被贼人所害后保住了清浅的一条性命,还念清浅孤苦将清浅带入宫后,清浅就愿意为您,为国献身了。”说完这些话,她在心里狠狠地讽刺了自己一下:灭家之仇没法报也就罢了,居然还和仇人表现出这么一副感激的面孔,也真是够了。

皇帝不愧是老狐狸,听了她这话居然面不改色,连眼都没眨一下,说:“好!那你可愿为了我昌国的前程去与离国和亲?”

清浅做犹豫的样子:“这……”然后沉吟了一会儿,做出坚毅的表情,说:“清浅愿意,为了国家安定,清浅可以做任何事,哪怕是去死也可以。只是和亲罢了,为了我国前程,清浅有何不愿?”

她演出这个样子,就是叫他们看到,她其实是不愿的,但是为了国家,即使不愿她也会去做。

果然这让皇帝与皇后很高兴,然后痛痛快快地让她走了。只是她走时随便扫了一眼,却发现南瑶儿似乎有些不开心。她想着:不是你要我帮忙吗?也是你自己说不想去和亲的。如今我如你所愿,代替了你去和亲,你又不高兴,是反悔了吗?可惜,反悔也没用了。

她这却是想错了。南瑶儿此番不高兴,却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她。虽然皇宫是个没有人性的地方,可南瑶儿年纪尚轻,又因她自小有皇后护着,所以心中善的一面还没有完全湮灭。她想了想,终究还是追着清浅出来了。

清浅走到半途,听后面传来声音:“等一等!”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选择了停下来。

南瑶儿急匆匆地赶上来。清浅对她说:“你拜托我帮忙,我已经帮了。现在你来找我,又是所为何事?”

南瑶儿憋了半天,才说:“对不起。”清浅做疑惑状:“有什么对不起的?”

南瑶儿嗫嗫嚅嚅:“我……不该为了自己就把你推出去的。你说过,对于一个女子来说,与不爱之人长相厮守是一种酷刑,我不想和亲,却让你去了。这个……真的对不起了。”

清浅听到这话后,也有一瞬的恍惚。最终,只是轻轻地说:“作为公主,往往婚姻是无法随自己愿的,只能认命啊。你很幸运,有着这么疼你的母后。所以,你要好好珍惜。可是,有的人连这点都没有了。”

南瑶儿沉默了,想到苏家的悲剧,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清浅摇摇头,说:“你不用说对不起,真的。”然后就走了,只留下南瑶儿仍然在原地。

清浅回到自己的屋里,想到南瑶儿说的话。本来的知道自己被算计后的那些怒气也没有了。想想南瑶儿的做法,又联系到自己,自己若是碰到这样的事,她不保证自己会做的更好。

想着想着,她自嘲地笑笑:清浅啊清浅,你还是不够狠心哪。

外面传来声音:“公主?公主您在吗?”清浅听到声音,问:“谁啊?”有人说:“奴婢是皇上派来为您做衣裳的。”清浅道:“进来吧。”

听到声音时清浅还以为定是一位很稳重的婢子,然而当人进来时,清浅还是有些难以相信。单看眼前这娇怯怯的面容,实在是难以将之与那沉稳庄重的声音联系起来。这实在有些……反差忒大了。

这女子悠悠地福了一礼,说:“公主殿下好,婢子名唤素荣,陛下特派婢子前来给公主制衣。”

好一会儿,清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作镇定的样子,说:“是么?先进来吧。哦,素荣,你先前分属哪院?”

素荣恭敬道:“回公主,奴婢是御织坊的。”

清浅本是随意一说:“哦,御织坊啊。”蓦地一惊:什么?!御织坊?那不是专门为皇上皇后做衣服的吗?这这这,只不过是和亲而已,有这么重要吗?皇帝也太看得起她了。御织坊的衣服啊,除了皇上皇后有资格穿以外,也就只能是谁运气好,得宠了才可能被赐下一些衣料,还只能是最次等的。居然会给她做?